焚烛他妈宁雪想辍学了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其实我是焚烛他爸♂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黑遍全联盟】《我卢瀚文啥时候才能躲过残忍的黄少天啊?》

『是给小七姐点文的剑客组!!!』
『虽然一点看起来并没有很剑客QAQ』


@那撒修 艾特我可爱的小七姐』


『最后一个梗来自传说之下哈哈哈哈哈』
『这句话给我印象深刻』
『因为它使我充满了决心XD』



『应该是今年的最后一个黑遍全联盟啦!』
『下一个黑遍全联盟可能会寒假过年的时候见?』
『或者下一个暑假也有可能』


『我是宁雪我爱你们!!』
『么么么么』


————————_



卢瀚文,现役蓝雨战队,职业剑客,ID流云,银武重剑焰影。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同职业大神,叫黄少天。


卢瀚文对黄少天是又爱又恨,爱的是黄少天对他很好,又幽默又请自己吃好吃的,闲着没事还可以一起浑水摸鱼瞒着队长干坏事。


当然,恨也是同等浓重。所谓爱之深恨之切,卢瀚文也是如此——每次黄少天吵得要死非要拉着他1v1竞技场还不开修正的时候,卢瀚文就气的要死。虽然黄少天表面上是说着突击检查小卢的水平有没有进步顺便帮着他训练,可卢瀚文实在看透了这个人!他心知肚明得懂得黄少天只不过是实在咸的嘴疼于是开心的拉他垫着来体验一下虐菜的快感罢了。


说笑的,黄少天还是会教卢瀚文一些东西的,况且和卢瀚文打也算不上虐菜了。


——可战绩基本上还是卢瀚文不停的输输输啊!虽然偶尔投机取巧赢过一两局,但实质上还是一边倒的形式。


因此卢瀚文在每次败给黄少天还被摸摸头揉揉脸拍拍肩安慰着下次继续努力的时候,卢瀚文就很不得咬牙大喊一句:我恨!


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我聪慧伶俐卢瀚文可不能就这样被黄少天前辈吊着打!


于是卢瀚文准备实行打不过就跑的方法——以后躲着点黄少天,要是他一有打算拉着自己jjc的动作,那就赶紧溜!


然而还是躲不过就是了。


“唉小鬼,干嘛呢?别跑啊别跑啊,过来和我竞技场pkpkpk!我这个月还没检查你的水平呢!快点儿跑啥跑?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不会是因为打不过就想躲吧?这可不行啊小卢职业选手要用于挑战自我超越他人!”黄少天抓住准备溜走的卢瀚文,然后把他按在椅子上让他乖乖和自己PK。


卢瀚文哭丧着咬牙:我恨!


那打也打不过,躲也躲不了,咋办?


这个时候,智慧是很重要的!一切艰难的阻碍都需要以智取的方式来获得胜利。


于是小卢请教了他的智囊团——联盟剑士系同胞


剑士系的各位大佬们建了个群,并且他们一致同意了因为黄少天太吵了所以不能把他拉进来的这个建议。所以剑士系的群聊简直是卢瀚文畅享遨游还能不被黄少天发现的好去处!


卢瀚文点开群聊,在键盘上飞快地打着字,以扣人心弦跌宕起伏浩浩汤汤的文字描写了这段时间他的痛苦与泪水。


流云:前辈们!我好惨啊QAQ


无浪:是小卢宝贝啊,出什么事了?


逢山鬼泣:谁欺负我们的心尖尖儿了?小卢你说我帮你们解决!


流云:江波涛前辈!李轩前辈!黄少他太凶残了!


卢瀚文在屏幕外抹了抹并不存在的泪水后继续慷慨激昂地敲动键盘。


流云:黄少他最近总是突击检查我的实力硬拉着我jjc!我打不过也不想和黄少打了!!!前辈们帮我想个办法吧呜呜呜呜。


飞刀剑:那就溜呗。


流云:躲不过!!!总被黄少抓到!


无浪:这么着小卢,我有个办法。


流云:啊啊啊啊啊真的吗!太感谢江波涛前辈了!您真是好人!


无浪:嘿嘿,黄少下次再找你PK的话你就把你们队徐景熙的账号卡拿来和他PK。


流云:???


无浪:这样他就算想和你打也打不起来了。


逢山鬼泣:靠了不愧是心脏预选人员,简直儿蔫坏啊江副。


再睡一夏:那么复杂干嘛。


再睡一夏:找喻文州告状不就得了?


流云:!!!!孙哲平前辈谢谢您我怎么没想到啊啊啊啊啊


于是卢瀚文开心地关掉了QQ界面,准备去和他们温柔可爱善解人意暖男到爆炸的喻文州队长痛诉一番黄少天的恶毒行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如那首歌所唱到的——希望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突然暴风雨,正当卢瀚文想要开开心心地去找喻文州的时候,黄少天跑来了。


“沃磊啦秀咯,有木有想沃啊?(我来啦小卢,有没有想我啊?)”黄少天拿着夜雨声烦的账号卡以光一般的速度冲向卢瀚文的所在地,卢瀚文当时就懵在原地,但随后却又以声一般的速度反应过来然后大喊了一声:“枉搜嘞波呦过来扫den一哈!(黄少你不要过来稍等一下!)”


黄少天赶紧刹住车,然后就看到卢瀚文赶紧跑出了训练室,本来黄少天还以为卢瀚文这是不想和自己打又溜了呢,结果不一会卢瀚文又出现了,手里还拿着一张账号卡。


“嘞勾sei温贼到fai却,哏忒怎么木喽啊?(你个细蚊仔倒快趣,今天怎么没溜啊)”黄少天摸了摸卢瀚文的头,随后做在坐座位上插入账号卡,等待卢瀚文和他来一场爽快的PK。


于是卢瀚文也开心地坐在了位子上,又开心地把灵魂语者的账号卡插了进去。


黄少天看着屏幕上慢慢出现的灵魂语者,憋屈的说不出话来。


好个卢瀚文,竟然拿了个守护天使的号和他打,这明显就是对自己的不屑!不……貌似只是小卢不想和自己打而已。


“枉嗖粗贼粗楷嘛,记哈嗨饭了沃爱呦嘻尼!(黄少速战速决吧,即刻开饭了我还有事呢!)”卢瀚文操纵着并不顺手的灵魂语者,也不发动技能,就是在夜雨声烦旁边扭来扭顺便来几个走位不让黄少天打到。


你个小孩儿能有啥事儿,不就是想早点到食堂抢饭吃吗?行我不那么快消灭你,我就跟你磨!让你吃不了饭!气死了气死了气死了,竟然用守护天使打非修正的jjc,明显的、肉眼可见的不想打!这分明就是对职业选手之间一场男人的对决的轻视!


于是黄少天各种繁琐走位绕的卢瀚文团团转,因为没有用大型招式只用了基础攻击,导致灵魂语者的血量消耗莫名稀少,这场仗打的也莫名漫长。


卢瀚文突然想把键盘一摔直接走人。


不干了!PK啥呀PK!我现在就去告状!黄少真是太欺负人了!!!


于是卢瀚文把灵魂语者的账号退出后留下夜雨声烦一个人在竞技场里孤零零地愣着。


呵,还有小脾气了,行吧,不打就不打了,待会给人家气急了就不好了。


卢瀚文把灵魂语者交还给徐景熙后赶紧跑到食堂门口准备围堵喻文州——今天食堂吃白斩鸡喻文州肯定会来的比郑轩前辈晚比黄少天前辈早,所以到时候只要能成功等到队长再请他吃一盘白斩鸡那么向喻文州告状让他来阻止黄少天的凶残行为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于是当喻文州来到食堂门口时,卢瀚文赶紧抱住喻文州的大腿然后哭诉道:“啊啊啊啊啊啊队长救我!我不想再和黄少jjc了!黄少太凶残了是不是就拉着我jjc还不给我开修正!我躲都躲不开!”


喻文州沉默了,他该告诉卢瀚文其实让黄少天抽空去找小卢单独训练这事是他决定的吗。


不过小卢都来找自己诉苦了,那自己一定要采取一些措施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孩子。


“那……我会告诉少天让他不要经常来找你的。”喻文州笑了笑,随后却又补充道,“如果小卢不想和少天训练的话,我可以联系王队让刘小别来和你远程训练。”


卢瀚文虽然很乐意和刘小别训练,但看到喻文州这令人蜜汁恐惧的表情,总感觉他们温柔可爱善解人意暖男到爆炸的喻文州队长是蓄谋已久。


“小卢一定不想和微草的剑客训练对不对?但是江副李队吴副孙哲平前辈都没有时间呢。”喻文州顿了顿后接着说,“所以,小卢还是要多和少天磨合磨合,这样才能进步对吧?”


卢瀚文想哭。


正如那首歌所唱的——希望就像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彩虹清风突然暴风雨打雷闪电夹杂雨夹雪又有地震海啸火山喷发陨石撞地球。


他到底为什么要想不开来找队长呢?这么看摆明了就是喻文州和黄少天联合起来欺负他的。哦不对不能欺负,按照专业的描述,它的学名应该叫做为了保持与增强职业选手的水平而临时起意决定的加强训练。


卢瀚文心灰意冷,去意已决。


天哪——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摆脱黄少的魔鬼吊打啊。


算了,还是好好训练争取打败黄少吧。万一有朝一日自己完全能打败了黄少天后,这个魔鬼名师辅导一对一就能结束了呢!


卢瀚文突然来了热血。


此时他的大脑内置显示屏中出现了一个消息框。



『黄少天的技能十分高超』
『但你试图打败他』

『这使你充满了身为剑客的决心』



——ene

评论(1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