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雪说她要打一年仗然后回来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喻黄生子】《羽祭》

『没……没肉起来』
『瑟瑟发抖』


『不过大家已经看到了!』
『锅和食材都准备好了!』
『就等把肉下锅炖上了!』


『所以下一章……嘿嘿^q^』

『大吊决定遵循开车不走外链、直接中文简体、把肉爱美化成氤氲的良好(呸)传承』


『当然如果毙命了那就还是走外链吧ORZ』


『我爱你们!!请给我宁雪来个小心心(´▽`ʃƪ)』

————————_

『だいよんしょう(第四章)』 



季节无声交替,送去夏的末尾后,慢慢踱入秋的中旬。


黄少天依旧做着与平常无异的事——发呆、看书、找叶修瞎扯。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本来平常总是到处闲逛的叶修最近很少出现了,就算是在黄少天看到叶修的时候,叶修也只是在执行一些命令,看起来没有丝毫闲下来的意思。


虽说御使是完全归于社神的私人护卫,但事实上,御使也经常会被神社里的人拉去干一些既离不开他的执守范围又让叶修找不到理由拒绝的活。


而最近叶修收到的消息是——禁止靠近社神。


叶修刚开始还疑惑,随后却又明了了,并知趣地保持着沉默。


以前他也听喻文州讲过祭祀的所有过程,甚至专门配发给钦郎的那个专门记载如何进行这些步骤的小本子叶修也都翻过一两遍了。


这么一回想,叶修倒确实想明白了为什么最近不能靠近黄少天,也不能再靠近社神居所附近


——因为马上就要迎来那段旖旎却又肮脏的日子。


秋旬十月至初冬腊月,在这段日子里,黄少天和喻文州两人几乎隔两天就必须按照规策进行一下那种行为——说的好听点叫结合,说的不顺耳点可以叫交配。


黄少天杵着下巴看向窗外,最近那些在后墙草地上玩儿的男男女女都开始忙碌起来,所有人似乎都像在避嫌一样的,很久都没有几个人经过。


“文州,我总觉得最近莫名冷冷清清的。老叶也不出来,我都快要无聊死了。文州文州我们什么时候再出去玩玩吧,你还说给我抓萤火虫来着!”黄少天坐在庭院里闲的发慌,和唯一能见到面可以闲聊几句的喻文州一刻不闲地说了半天。


“会有机会带你再出去的。”喻文州似乎选择性过滤了黄少天一些烦人的碎碎念,依旧嘴角含笑,揉了揉社神大人的头发,软软的,带着些金黄色,就像真的是天神的孩子。


“是吗是吗,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去啊?你可不能反悔啊!”黄少天在神社里呆的快发霉了,他恨不得赶紧溜出去再痛痛快快地玩儿一场,“要不我们今晚就溜出去吧,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人来,不会有人发现我们的。”


喻文州低头,握住黄少天有些凉的手,出现了平常在与黄少天说话并不常见的沉默。


他知道有些事是必须要让他知道的,但以黄少天的机灵劲,只要明白一个点,剩下的东西他就完全可以一点一点分散解析出来,最后看清本来在他面前隐藏着的一切。


就算他不说今晚为什么不能出去,到了时辰也一样是瞒不住。早晚都得明白的,早晚都要承受的。


喻文州不想随便找个谎言掩盖事实,他绝对会把今晚这件事清楚明白地解释给他的社神大人,至少这样能让他有一些心理准备


但喻文州还是选择了删减掉一些东西。


——不能告诉他为什么要诞下小社神。


“这是你作为社神的一部分使命,也就是说今天晚上你要完成的事很重要。”喻文州搂住黄少天的肩膀说道:“少天喜欢小孩子吗?我们要一个小孩子好不好?”


黄少天消化了一会,随后他的脸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的透彻。


“等会!我缓一缓!今晚是不是要我想的那个那个……那个啥啊,就是神社里的人经常说的…要做很长一段时间的那个…没想到我身为一届社神竟然要干这种事儿啊我靠,怎么都没人和我说过的,不行不行让我缓缓我还没准备好,怎么办喻文州你这么一说我莫名有点心慌。”黄少天眉头紧皱,手捏着衣服的布料,脑袋靠在喻文州身上,看起来紧张的很。


“没事,有我呢。”喻文州攥紧他的手,在他耳边留下一句安心的话。


没事,有喻文州呢,只要有他就什么都不需要怕了。


黄少天拽着衣角的手渐渐放松,看来的确是安心了不少。


什么都不用怕,因为他就在身边。


小孩子啊……黄少天自己还是蛮喜欢小孩子的,但是喻文州突然这么一说他突然心里莫名堵得慌。


好好的,要小孩子做什么。黄少天撇撇嘴,有点不知其实。


算了,文州喜欢就要好了,再说了以前听神社里的侍从们碎碎念也听见过——社神是需要下一代子嗣来传承的。


虽然后面的话他有些没听清,不过看样子应该也不是什么让人可担心的事情。


那就正好了,既可以和喻文州养一个小娃娃,又能给神社留下一个继承人。


不过如果当时的黄少天知道真相,或是再上前一步听一下那两位侍从接下来的话,他就一定不会选择诞下这个孩子。


——他宁愿这一伟大的传承断在自己这里,也不会心甘情愿将自己和自己孩子的自由与生命搭进去。



终于迎来墨色的夜,华灯初上的神社中,黄少天的卧寝被侍从收拾的比平常还要整洁很多,房梁上还多添了许多布匹垂挂着,地板铺上了新的畳(☆注)与暖和的绒毯,细嗅似乎还能在房内闻到一股幽香。


喻文州静静推开门,他似乎也有些尴尬,把门关紧后愣愣地站在门前,不上前却也没有打算逃离。


黄少天的衣物被侍从帮忙褪下,整齐地叠在旁边。他现在只随便披了一件白而薄的内袖(☆注),看起来有些松松垮垮的,泛粉的肩膀和腿露在衣服外面,穿在身上也盖不住什么东西。 



“来吧喻文州!我已经准备好了,绝对不会害怕的!要不然怎么照顾百姓是吧?”黄少天跪坐着,他的声音是那么阳光,露出的笑容在告诉着喻文州他很坚强。


喻文州终于迈出第一步,他慢慢走到黄少天身边,紧紧地抱住了他的社神大人。黄少天感受到来自喻文州的温暖后突然被吓得微微颤抖了一下,刚才那种表面上的坚毅就这样被恐惧与迷茫轻易掩盖,再也控制不住地在黄少天心中蔓延而出。


说其实,褪去社神的身份,黄少天就是个普普通通的人,甚至放村子里不到半刻就能完全和父老乡亲打成一片。


可是他现在要做普通人从来没想过的事情,他需要背负几百年来传承下来的使命,需要抹去任何所惧怕的东西独自面对,需要为愚蠢和无知做出没有意义的贡献。


“对不起。”喻文州将下巴搭在黄少天柔软的肩膀上,不知是在为他对于真相的掩埋道歉,还是在为等下所要经历的事情提前表示歉意。


“这种事没什么可道歉的,早晚都要来一场的。快点开始吧,早完成早结束啊。要真按照你说的要进行两个月那么长时间,我没羞耻死也得累死了…”黄少天说完有点不自在地扯下自己的衣服,白而细腻的皮肤毫无遮掩地完全露在外面。


黄少天瘦的能隐约看到肋骨,喻文州曾经想给他多加一份饭,好歹让他看起来别那么弱不禁风的,结果到最后根本没长肉,只是食量增大了一点而已。


这种小身板,真是让人没法不担心。


“喻文州,你说好了可以偷懒减少次数的。”黄少天微微扭过头,脸蛋泛红,可能是因为现下的尴尬气氛,话也变得少了些,“而且你也知道我可怕疼了,所以温柔一点行不行…”


“社神大人似乎有很多要求呢。”喻文州笑着,并凑上去轻轻吻住黄少天柔软的唇。


黄少天突然说不出话来,脑袋里一片空白,呼吸也猛的一滞,感觉整个世界都停止了。


书上说过……这是什么来着?


是吻吗?是爱的表达方式吗?


喻文州看黄少天有些发愣,有点想要小小地提醒他一下,于是搂住黄少天的腰部,将湿软的舌探入更深的地步,绞出最后一丝存留的空气。


“唔……”黄少天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尽力推开喻文州,却无奈实在用不上力反抗。


好难受,喘不上气来了………


喻文州终于适当地放开黄少天,胸口微有起伏,依然一副从容模样。


黄少天大口大口喘着气,还不忘瞪喻文州一眼,可那充满生理泪水的样子,看起来完全没有杀伤力。


“喻文州你太过分了。”黄少天咬牙切齿地看着喻文州,还不忘顺手抹一下嘴角。


“不过分啊,我只是在提醒社神大人,早开始早结束。”喻文州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还用黄少天说过的话完美解释了本是衣冠禽兽的流氓行为。


“接下来才要过分呢。”还没等黄少天反应过来,喻文州就猛地将黄少天抻入怀里,而黄少天也没来得及反应地顺应倒下,躺在喻文州胸口处。


“会很痛,要忍住。”喻文州温柔地将黄少天的发丝捋到耳后,在他耳边小声呢喃。


黄少天听后抿了抿嘴,没有再说什么。


没事,不就是两个月吗,很快就结束了;再说了,喻文州还答应过他不会那么“勤劳”的。


能忍住的,谁让他是社神大人呢。


社神大人,就应该不害怕任何的事,努力为村民祈福、完成使命,不是吗?


黄少天慢慢将双眼紧闭,准备迎来延绵不绝的风雨。



——————————☆

【备注解析w】


注1:畳,中文读作(dié),但其实我打这个字用的是日文键盘,所打出来的字也是这个。写作畳,日文读作“たたみ”,也就是中文音译的“榻榻米”,一般用于垫在日本民居的地板上。


注2:内袖,由称小袖、里袖。是日本服装中最贴身的里衣,一般在华服穿着时穿在最里面,平常百姓穿着也通常当做日常服。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