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烛他妈宁雪想辍学了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其实我是焚烛他爸♂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伞修abo生子)如三秋兮20

今晚等我写21吧(´⌣`ʃƪ)

一叶落秋意:

@来口冰工厂 久等了

emmmmmmm军训回来心疼的抱住了变成黑煤球的自己

有没有人有快速把肤色变回来的方法啊……

这一章,给宁雪挖了一个深渊巨坑

宁雪你……会写zi wei 不?

嘿嘿嘿

  “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 吴雪峰蠕动着嘴唇,声音极小的说着

      他还保留着最后的理智

      叶修的母亲低着头,肩膀小幅度的耸动着

      吴雪峰几乎瘫坐在椅子上,心脏一阵又一阵的痉挛着,喉咙里像是卡着一团什么东西,让他喘不过气

    “小吴,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是他的妈妈我不会害他他现在又孩子还太早了,我怕他会因此搭上性命……”

    “我……”吴雪峰支吾了半天,也只吐出了这么一个音节

      可叶母早已经没有再听他支吾下去的耐心了

    “苏沐秋那孩子已经死了,但是他还要活下去,绕是他再不舍,也要学会放弃。”叶母一步步的向着吴雪峰靠近

    “现在的叶修就像是走在一条蜿蜒曲折的小道上,身边就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便会坠落。而那两个孩子,便是这条小道上的一块绊脚石,看似不显眼,实则能让他丧命。”

    “早一些发现这块石头的隐患,将它除去,便可免去性命之忧。”

      吴雪峰不想直视叶母凌厉的眼神,微微的别过头去

    “我怀胎十月,疼了整整一天一夜才生出叶修和叶秋,那种疼痛你们alpha根本感受不到。”叶母像是没有看见吴雪峰的拒绝,继续自顾自的说着

     “等月份大了,他们顶着我的胃,我什么也吃不下,那种感觉比孕吐还要难受。进产房的时候,我连着他俩带着羊水也只有115斤。”

     “可能因为我当时太瘦,他们两个带给我的负担让我基本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连站都站不稳。”

        吴雪峰静静的听着,手指不断的攥紧

     “他们半夜会动,闹得很厉害,每次闹这一下,我就会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腿也会突然抽筋,但我还有一个alpha帮我揉腿,但是你小队长他有吗?”

     “我所经历的一切他都会经历,但我始终都有一个alpha陪着我,可他有吗?”

     “他难受的吃不下饭的时候,有人哄着他,让他多少吃一点吗?”

     “他睡觉晚上腿抽筋的时候,有人半夜爬起来给他按摩吗?”

     “等他月份大了,行动成了困难,有人扶着他让他多走动吗?”

        叶修的母亲哭了,她狠狠的抹了一把眼泪:“他身体本来就不好,如果这样折腾,你觉得他能平安生下这两个孩子?”

        吴雪峰紧攥着拳头,掌心传来尖锐的痛感,他知道,自己的掌心现在一定是鲜血淋漓

        他真的很想站起来,对着叶母大声的说一句 :我可以照顾他

        可是他没有

        因为他没有资格

        因为他不是小队长的alpha,他是小队长的朋友,也只是他的朋友

 

      叶修把写完作业的苏沐橙哄上床后,独自一人走进客厅,望着电视发呆

      晚上吃的那一点东西早就消化的差不多了,叶修四处找了找,看见了一包饼干。他的嘴角不自觉的上翘,轻快的走过去拿起了那包饼干

      叶修扯住包装纸的锯齿边,正准备撕下去,却发现这是苏沐橙最爱吃的那个牌子的饼干

      因为家境贫寒,过着连下一顿饭都不知道能不能吃到嘴里的日子的苏沐橙,能吃到这样一包饼干,一定是几天没有吃早饭省下的钱买来的

      每次买了饼干,她第一个就会给叶修和苏沐秋吃,虽然每次都会被苏沐秋数落她不好好吃饭,但她还是会笑眯眯的点着头,答应着笑着,但下次继续

      正应了那句话

      对不起,我错了,但我下次还敢

      苏沐秋去世的时候,他们家里根本拿不出能安葬苏沐秋的钱

      最后,还是吴雪峰将苏沐秋后事安排整齐,在南山买了墓地,虽然他和苏沐秋素未蒙面

       叶修的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将饼干放回原地,回了以前他和苏沐秋的卧室

       屋子里有熟悉的味道

       时光的味道包裹着叶修,淡淡的,但对叶修来说,已经足够重要

       叶修几乎是贪婪的嗅着这已经淡到其他人根本就已经察觉不出的信息素,小腹里传来暖暖的感觉,让他感到很舒服

       慢慢的,那股暖流传过了四肢百骸,甚至他的身体里,也慢慢的涌起了那种不可明说的感觉

       叶修喘息着,忍耐着,爬上了他们曾经在一起欢爱多次的简陋的床上

      他身上穿着的针织毛衣,成为了击溃他理智的最后的一样东西

      叶修跪倒在床上,毛衣刺刺的刮在他变得极为敏感的皮肤上,让他变得更加煎熬

       好像空气也变得热了起来

       


评论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