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雪说她要打一年仗然后回来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喻黄生子】《羽祭》

『rua!神奇吧!』
『本来一版第二章两个人就已经看完萤火虫了!』


『然而二版下一章才能看萤火虫哈哈哈哈哈哈』


『也就是说你们要等到第五章才能吃上肉!』
『第八章左右才能看到小社神大人!』


『我真是个凑字数的天才(´▽`ʃƪ)』


『我是宁雪!请将小心心献祭给我!』


————————_

だいしょう(第二章)』


“呦,今天你们俩怎么一块儿过来了。”叶修靠在树上,一副慵懒的样子,看到两个人牵着手过来后倒是立马站直了。


御使之令,凡遇社神,肃然以待。


虽说叶修不至于真弄个严肃的脸摆着还把刀摘下来放在地上朝黄少天来个大拜,但是几百年来立下来的规矩还是要遵守一下基本的。


叶修赶紧整理好衣褶,顺便还拍了拍蹭在上面的土,抹去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只是挂着笑,把腰板挺得极直,在原地等两人慢慢走过来。


黄少天对于他和其他人的上下之分一类的区别不是很在意,这还倒清净了以前本应该处处伺候到位的小侍仆们,不用每天担惊受怕——怕自己做错一点事社神就动用神力惩罚自己——因为黄少天不会斤斤计较这些事,况且他还总是和每个人都很处的来,对每个人都很好。


神社里的人也都知道,要说谁和社神大人关系最好,一要是想到钦郎大人喻文州,那二绝对是御使大人叶修。


所以黄少天也倒是信得过叶修,况且既然喻文州都说了叶修有能力带自己出去,那叶修就一定有那个本事。


“老叶老叶!早上好啊,你怎么总靠着那棵树啊你是不是对这棵树有意思?”黄少天一改在室内的郁郁寡欢,他招了招手,随后一蹦两跳地朝着叶修过去了。


“叶大人早。”喻文州微微点头,笑容自然温柔依旧,举止却仍带着不经意摆出来的礼貌与客气。


“唉,早。”叶修把刀支在地上,一手撑着刀柄,一手举起来晃了晃朝黄少天示意,“你们俩今天怎么一起找我来了,稀奇啊。”


确实稀奇,一般情况下来说都是黄少天一个人和叶修在一起聊天,顺便插科打诨偷鸡摸狗,这种损人的事当然是要瞒着喻文州的。虽然暗地下喻文州都了解的一清二楚。


看破不说破嘛,再说社神大人有点普通百姓家的样子也不错。


“叶大人,这次过来想求您帮个忙。”喻文州把黄少天的手握的更紧,这让黄少天不由得扭头去看他。


我就知道喻文州找过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叶修心里暗自调侃。


“是这样叶大人。”喻文州特地放低了声音,还又向前走了几步,“我想带少天去高墙外面看看。”


叶修心中那种乱窜的感觉突然在这一下落实了。


虽然说偷溜出去真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溜出去后被抓了也不会随随便便就能解决摆平。


叶修对于怎么溜出去是不用担心的,他只需要担心如何把黄少天毫发无损地带出去再带回来还完全不被别人发现。


这不是什么简单的事,高墙外几里地基本上都有防守,只不过有的地方严密有的地方薄弱罢了。


叶修咂了咂嘴,眼帘半阖,貌似在思考什么。


黄少天心里倒是挺忐忑的,万一叶修也没有什么办法呢,万一等下他就会听到“别想了,一辈子好好在这呆着吧”该怎么办……


他并不是害怕永远囚禁在这里,只是他不甘心。


凭什么,我要为你们奉献出我的一切。


本来黄少天已经做好准备迎接叶修的驳回后再另辟蹊径了,可谁知叶修突然一拍大腿,还好死不死地“唉”了一声。


“我靠,老叶你干嘛,你要吓死我是不是?!”黄少天被叶修这一下子吓得都跳起来了,差点栽倒在地上。幸好喻文州稳稳搂住了黄少天,再加上周围也没个什么人,不然被别人看到了这副场景说不定叶修还会被冠上对社神不敬的罪而处以酷刑。


“唉唉唉,不敢,得罪你我可是要挨罚的。”叶修笑得有些随意,没有一丝被社神威胁而生出的恐慌感,“你们要是想出去可以,但是我肯定得跟着。”


叶修把刀收起来绑在腰间,一边收拾端容一边说着话:“毕竟你们不比别人,你们俩其中一个无论是谁丢了,那都是会引起恐慌闹出事来的。所以我得好好看着你们俩。”


确实,万一他们两个失踪,那神社祭祀流程与传承就会出现巨大并无可弥补的漏洞,而任何一种传承上步骤的缺失会无法避免地引起巨大的变动。


更别说是黄少天和喻文州这样在民众心中都具有十分重要地位、在祭祀中占有重要身份与使命的人。


黄少天不情愿地撇了撇嘴,比起三人行,他更愿意和喻文州一起度过美妙的二人世界生活,还可以不用藏着掖着地卿卿我我。


不过已经能溜出去就已经很不错了,其结果已经远远大于了黄少天的期待值,所以有没有叶修也无所谓了。


能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眼就好。


“放心吧,有叶大人在不会有问题的。”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一定能出的去。”


“我怎么觉得有他在才会有问题。”黄少天小声嘟囔着,眼光还不断瞟着叶修。


其实这话是说笑的,毕竟整个神社的人都知道御使大人和社神大人互相拌嘴已经是常事了,每天听黄少天说说叶修的不好,再听叶修说说黄少天的坏话,那都是各位喜闻乐见的事情。


实际上,黄少天还是很信得过叶修的,叶修的实力他也有所了解过,目不视物却仍能把在空中落下的叶子都砍掉一半。


叶修也知道黄少天这是在开玩笑,于是就微微仰起头来看着他说:“你就等着吧,我要是让你掉一根头发那我以后就永远叫你大人……哎呦不行不行,万一你自己掉头发呢…”


“行了行了行了!光说没用的,你还不如告诉我到时候怎么出去。”黄少天蹬了叶修一眼,佯装不满。


“翻墙。”叶修说的不以为然。


“你再说一遍?!我去!那个墙我飞都飞不上去好吗,你逗乐吗老叶?”黄少天差点气的跳起来打他。


叶修赶紧大段黄少天欲滔滔不绝的话说到:“你不知道后墙很矮的吗?你都没去过啊?”


黄少天还真不知道,他每天的日常就是蹲在屋里看那些仆从们送来的书,学习一些基本知识——从书中了解外面的世界,从书中了解他身为社神的责任,从书中了解他作为社神需要做的一切。


再不济也就是在神社里人比较密集的地方走动一下,适当的可以去看看神社内专门劈出来供观赏用的小院子,里面有一条引渠出的小溪,上面还有个蛮精致的小木桥。


围墙啊…那高大的围墙黄少天只是远远地隔着看一眼就知道那墙有多么难翻出去了,甚至连翻墙出去这个想法才刚刚出来就被着高到让人绝望的墙给泯灭了。


后墙他还真没看到过,那个地方貌似是禁止社神靠近的。


可能就是怕社神从那个地方溜走吧。


叶修看黄少天沉默着摇了摇头后似乎也懂了什么,于是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抬头朝喻文州笑笑:“晚上带着他去后墙,我带你们翻出去。”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