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烛他妈宁雪想辍学了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其实我是焚烛他爸♂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喻黄生子】《羽祭》

『久违啦久违啦久违啦!』
『这篇是改过的√』


『看起来是不是比原来精致了不少啊哈哈哈哈』


『所以羽祭就又这样重新更啦!』
『以后大概就优先更新羽祭这样子的』



『那么我是宁雪!!』
『我只要你的心!』


————————_

『夢が始まるところ(梦的初始)』

凌冽的冬风冷的刺骨,吹在皮肤上不免有些细微的疼痛。


一片一片的雪柔软无暇,缓缓从天际降临人间,一下子渲染了没有生机的大地,为这个世间带去了一抹圣洁和静穆。


叶修闭着眼睛,靠在庭院内的柱梁旁,听雪微微划过风铃壁檐后,又带来风吹拂铃摆碰撞的声音。


叶修微微睁开双眸,回味着刚才脑海中雪落在地上后扩散开来的情景。


那是如同羽毛落地一般——悄无声息,渺无音讯,就这样随风散去,再也不会被人回忆起它曾经的身影。



距离黄少天的离开已经有十五年之久。


叶修抬头看着飘下来的雪,鹅绒般大雪真如羽毛似的,如此纯洁柔软,美的让人无可挑剔。


已经奉命保护了两代社神的叶修这残破古老的神社里度过了35年的岁月,最开始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仅十五岁,他被奉命长久地驻留在这里,完成他作为御使应该完成的使命。而他的使命,就是寸步不离地保护当届神社中的社神。


他最开始奉命所守护的那个社神,是神社的第一百三十六代社神,也是这个小村庄的第一百三十六个祭品。


他已经依稀忘掉了那位社神的名号,但还清楚的记着他的名字叫做黄少天。


这位社神十分聪慧,表面上却又有些太过于聒噪,平时是个非常活泼开朗的人,但私底下自己独自发呆时也会十分安静地跪坐在地席上,偏过头去看中庭落下的樱花,脑海中飘过思绪万千。


叶修被驻进安排到他身边时,黄少天比他小三岁左右,当时他身边还有一个从出生时就被钦定为终身配偶的、与黄少天同岁的人,叫做喻文州。


他们两个发生过的故事,在十二年前那个漫长的冬季中,在埋葬喻文州棺椁的窑洞里,被道僧们用绚丽的颜彩刻画在了周围的石壁上,守护与印封着喻文州的灵魄。


雪越下越大,不远处撑着伞慢慢从雪中走来的王杰希立定在叶修身边,他双肩微有白雪,却依旧把伞往叶修的方向撑了撑。两人站在一起,在远处看着来来往往的侍女们不停歇地操持着各种房内的布置与需要准备的物品,往常无比散漫的门侍和外巡今天也都精神抖擞,各司其职地站在自己的岗位上。


两人不知在雪中站了多久,仿佛在神社内的这个忙碌的世界中,只有他们两人是闲暇静默的,而其他人却在偌大的神社内来回穿梭,毫无停息。


叶修和王杰希看到这副场景后都心如明水般懂得,今夜屋内将是一场帐暖春宵初云雨的情景,且这场绵延春雨可能要持续一段时间,直到这任社神孕育上下一代的子嗣后,那本来无穷尽的春日才得以出现终点,而这时社神的使命也就这样完成了一半。


无数个轮回交替,社神便这样一代一代传承下去。社神背负的使命就是如此:繁衍后代,并经历这几百年来一直不变的、为愚昧无知而付出生命的献祭。


一代又一代,无法逃脱命运的囚笼。


叶修更是了解这般形式。他也很清楚这一代的社神是谁。


黄少天心心念念都要保护的那个孩子,如今却也难逃这命运的枷锁。即便是在很久之前,黄少天在夜晚找到叶修,试图让叶修帮忙,让这个孩子逃脱愚昧与无知的操控,叶修却也还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罪孽不断攀长,将社神的命运越缠越紧。


雪越飘越多,厚厚地铺盖了整个神社,显得神社更幽静神圣。


王杰希在旁边沉默了很长时间,可却在此时选择打破这冷到冰点的沉寂:“叶修,我们能做到吗。”


听上去似乎有些毫无头绪,可叶修却清楚地懂得王杰希在问什么。


黄少天嘱托过的事情,我们能做到吗。


帮这个孩子逃离这冰冷的金缕玉笼,把这愚昧可笑的传承打破,让人们懂得社神也只是普通的人,他们没有神力,更不能翱翔天际召唤风雪,他们是善良,而并非所传般性情暴躁,杀伤抢掠。


我们能做到吗?


叶修也不得不提问自己。


只是说来轻巧,要是想对抗一百人,一千人,甚至一万人,并把社神没有神力、社神是好人这种想法传播到每个人心中并让他们完全相信,那可能又该是一番磨破嘴皮或者见血见泪的长久战。


很难,但叶修想试一试。


他点了点头,眼中的神色愈发坚定起来,虽没说什么,可那种一定要做到的气势让王杰希无条件地倒戈了叶修。


王杰希苦笑了一下,在旁边摇了摇头。


那就这样吧,无论前方是何等鬼域,他也会帮着叶修、帮着那孩子逃出生天。


虽然他们都不曾忘记,上次的失败,给黄少天带来了多么残酷的结果。


叶修咬住下嘴唇,貌似回想起黄少天后,有些不甘,又有些唏嘘。


当年的场景记忆犹新。


鲜红的血液殷开在厚重的白雪上,顺着高台的石阶,慢慢一级一级地流下去,与喻文州尸体下不断涌出的血液结合到了一起,形成一小汩血潭,被大雪掩埋,凝固成晶。


叶修当时就现在旁边看着,无法改变一切,无法发出声音为两人的死辩证什么。


周围的欢呼雀跃声响的刺耳,鼓点与庆祝的乐调让人胸口发闷。


当时就决定了,他叶修余生不能再让这种场景在他面前再出现一遍。


于是,黄少天曾经托付的请求,也就是在那一刻后,叶修当机立断地应允了。可能是真的为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死去而赶到痛苦与叹息,而又或者,是因为自己有能力改变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做而赶到内疚与自责。


更何况接受社神安排的任务,弥补自己的过错,这都是一个御使应该干的。


王杰希和叶修没有再搭话,两人不约而同地看着房间一周的火烛,明艳的焰火在纷纷大雪中顽强地跳动着,照亮了去往自由的路。


突然,叶修猛地想到了什么,随后一个冷笑,扭头看向王杰希后说到:“大眼儿,你冷吗?”


王杰希皱紧了眉,摇了摇头,不懂叶修这是又要玩儿哪一出。


“我觉得挺冷的。所以我想啊,既然连我都冷,那神社外面站的那一圈儿守岗的兄弟肯定更冷。”叶修脸上依旧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我觉得应该让他们暖和暖和。”


说完,叶修便大步走向前,靠近一蛊火盘,并让王杰希拿了根苇秸来。


王杰希似乎懂得叶修要做什么了。


他看着那火苗不停窜动在秸秆顶上方,如此明媚而灼热。


叶修嘴角微微上挑,道:“相信我王大眼儿,我们一定能做到的。”


外面的风越来越凌冽,夜晚也悄然将至。


洁净的羽覆盖着世间万物,炽烈的火焰舔舐着神社外高大的围墙。


熊熊烈火中,一抹身影带着纷飞的羽,想要从可笑的命运中挣脱。


仿佛像那位社神一样,从不溃服于命运。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