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烛他妈宁雪想辍学了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其实我是焚烛他爸♂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去他姐姐随缘写手挑战】『20热度—一篇糖』

『所以就是糖』


『我到底做了什么ORZ』
『你们战斗力怎么这么强』



『有点怕黑历史扒出来ORZ』



『依旧是原创cp』
『依旧是翻箱倒柜找老文』


『救救我救救孩子』


————————_


《但愿在我走后,还能有人替自己陪伴你。》

“但愿在我走后,还能有人替自己陪伴你。”陆宇岩抱小小的苏承,粗重的呼吸声在苏承的耳边挥之不去。

“当然,我当然会过得很好…你到底来不来?不来我睡了。”苏承脸红红的,背对着陆宇岩。

陆宇岩轻笑一声,随后二话不说将苏承压在身下。

这是他们作为临时情侣的最后一炮了。

每次在帐暖春宵的时候,苏承总是很容易就被弄哭了,苏承的身体不是一般的敏感,而陆宇岩轻而易举地就能掌控谢谢敏感的地方,把苏承每次都弄得欲仙欲死。

比如在脖子后面,或者是耳朵,或者是肚子,还有他的大腿。

苏承被玩弄地叫不出声,在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中,掺杂着一丝苦涩。

“我们马上就要分手了,你不对我说点什么嘛?”陆宇岩停下动作,将苏承搂紧自己怀里。

苏承因为累的要命,整个脑袋靠在陆宇岩的腹部,双眼微阖,看起来有些无力。

“分手快乐……”这是苏承沉默了好一会才挤出来的一句话。

第二天一早,苏承的被窝里那片属于他的余温,终究是散去了。

苏承扶着墙坐起来甩了甩头,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然而对于昨天晚上的事情,他的记忆只有那羞人的片段了。

当时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来着?

哦对,想起来了,他和陆宇岩分手了。

一想到这儿,苏承就有点心酸。两个人的关系不过是临时情侣而已,怎么就这么潦草地上了床最后还潦草分手了呢?

苏承累的要命,索性也不去想这些,直接下床吃东西补充体力。

不知是昨天晚上玩的太猛了还是他自己身体太垃圾了,反正当苏承想站起来的一瞬间就直接坐地板上了。

滚蛋,用不上劲儿啊。

地板冰凉冰凉的,要是平常,陆宇岩看到他这样早就打横把他抱上床好生伺候了。

陆宇岩……

好混蛋啊,好歹和自己相处了好几个月呢吧,自己提分手一点都不抗拒嘛?

苏承赌气扶着墙站起,一瘸一拐地走向客厅。

墙上贴了一张纸条,那是很早以前留下来的,陆宇岩的电话号码和关心。

现在他不需要了,无论是他的电话号码还是他的关心。

苏承撇了撇嘴,随后准备打电话给老板请假,他这个样子今天可上不了班。

“苏承今天不来了?”陆宇岩坐在办公桌上,向同事打听着。

“嗯,听说是生病了不舒服。你挺关心他的嘛,啊——要是我也有这么暖心的对象就好了。”同事伸了个懒腰和他说。

陆宇岩听了皱了皱眉,刚想开口解释他们两个已经分手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何还是闭上了嘴。

陆宇岩滑动着手中的手机,最终停在了苏承的电话页面。

“算了,他应该不需要我了。”陆宇岩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关掉手机放到了一旁。

苏承一个人在家有点无聊,如果是往常,陆宇岩都会陪他一起请假,然后窝在沙发上互相抱着看恐怖片。

苏承特别害怕的时候就会把自己整个闷在陆宇岩的怀里,反正他个小,陆宇岩能整个抱住。

而且陆宇岩还会拍着他的背安慰他说没事的,那种感觉真的很安心。

苏承不知不觉又想到了他和陆宇岩的种种,有点说不出的难受。

“算了,没什么好的。”苏承一狠心按下了恐怖片的播放,准备自己一个人做到明明要和他一起做的事。

看恐怖片的时候苏承整个小脸惨白,手紧紧地抓住沙发布,甚至身体还忍不住的发抖。

苏承的注意力完全被恐怖片吸引了过去,以至于完全没能听到电话的铃声。

“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陆宇岩有些灰心地放下手机,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苏承果然是真心地想分手吧。

陆宇岩自嘲着自己的自以为是,默默地放下手机,继续面对电脑工作。

电脑旁摆着一张苏承的照片,说来挺羞耻,那是苏承在事后睡着了陆宇岩偷怕的。

脸蛋红扑扑地,枕着两个手,身体微蜷,整个人陷进软软的床里。

陆宇岩看着照片发呆,他还记得那一晚苏承环着他的脖子说不许随便就提分手。

可是现在他们的试用期到了,那就不一样了。

陆宇岩摇了摇头,继续开始了他的工作。



【陆宇岩大傻子!】

苏承有些呆滞地看着屏幕上的电话备注,有些犹豫要不要再把电话打回去。

于是犹豫再三以后,苏承鼓起勇气,按上了拨通键。

“承承?”陆宇岩拿起手机发现是苏承后有些激动,就连说话都是颤抖的。

“嗯是我啦笨蛋,有什么事嘛?”苏承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他没想到分手以后他们两个竟然还是用着情侣之间的那种称呼交流的。

呃……“你今天没来上班啊?”

“我靠还不是你昨天……”

苏承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他不知道为什么,和陆宇岩说话的那种安心感,让他怎么也离不开。

“我错了,我昨天不应该的,你现在干什么呢?”陆宇岩试图找到别的话题缓解两个人之间的尴尬。

“看…恐怖片。”苏承有点心虚,他现在已经被冷汗浸透了,甚至电视还暂停着,不敢播放。

陆宇岩笑了,似乎在笑苏承的幼稚,或者是在对方生活中自己不可或缺的那一部分:“就你那个胆子,自己看撑得住嘛?”

苏承差点就喊“撑不住你来陪我呀?”,然而他现在并没有这个权利。

“当然,我一个人要坚强。”

哦对了,他们不再是一体的两个人了,他们现在是分别的一个人。

陆宇岩似乎已经忘记了他们两个已经分手,而刚脱口而出的称呼竟然也变得有些不合时宜。

“你中午还回来吃嘛傻子?”苏承玩着自己的衣服,问出这句话的同时内心有些不安。

“啊?”陆宇岩有些惊讶,他没想到苏承在心里还给自己留着一个小小的位置。

“不回来你住哪儿啊傻子?再说了咋们俩平常不都是一起吃的嘛。”

对了,他等他回去吃饭呢。

“回!等我。”陆宇岩开心地回答。

听到肯定的答复后苏承竟然觉得轻松了许多,果然自己还是好依赖他啊。

先是因为家庭原因谈了恋爱,后来又因为居住原因选择了同居,两个人一直是形影不离的。

明明谁都离不开谁,谁都放不下谁。

那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谁要离开谁,谁要放下谁。

只需要在一起就好。

终于到了中午,陆宇岩迫不及待地走出大楼,跑到地铁站,他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苏承身边,他不想让苏承多等他一分钟。

终于来到门前,似乎是按照点钟算好了似的,门在陆宇岩到达的那一瞬间正好打开了。

“欢迎回来。”苏承一把抱住陆宇岩,把脸闷在陆宇岩胸上不敢看他。

“我上午在看恐怖片的时候考虑了一会,决定以后再也不要自己看恐怖片了,太吓人了。”苏承似乎有些不知说些什么,他现在只想抱住陆宇岩,不让他消失。

“那以后我陪你看,我在上班的时候也考虑了一会,发现作为临时情侣的时候我们没有规定必须分手,所以我可以继续喜欢你而且没有违反规定。”

苏承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愣了一会后,还给陆宇岩一个阳光的笑容。

“那我也直说好了,在你走以后没人能替你陪伴我自己。”苏承抱的更紧了:“明明一直以来,陪伴我的都是你啊傻子。”

明明一直以来,陪伴对方的,都是自己啊。

明明就一直爱着对方啊。
还分开干什么啊?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