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烛他妈宁雪想辍学了

淡网一年 bibibi XD

————————




其实我是焚烛他爸♂

——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极不吃周泽楷的某些cp!
除了和孙翔的以及和江波涛的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和张新杰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去他大爷边缘写手挑战】『10热度—随笔』

『就是这样,内容……大概是原创cp』

『还真的是随笔,就随笔一写』

『很长时间以前的了』



『看一眼就好ORZ』

————————_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是他的替代品》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是他的替代品。

我从冰冷的机械中醒来,粗长的电线和导管支配着我,周围用来保护我的化学试剂液体在不停的冒着气泡。

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抚摸着玻璃,笑的温柔的他。

“欢迎回来,我的爱人——”

隔着一层玻璃罩,我听见的只是嗡嗡发声,再加上那个时候,我的智能还没能开发完全,我听不懂那是什么意思。

他将我周围的化学试剂流放掉,然后切断了链接在我身体上的各种电线和导管,把玻璃隔离罩放下来,伸出手笑着迎接我。

“你睡了很久了,塔拉尔。”他揉了揉我栗色的头,把我紧紧的搂在怀里。

我站不起来,也不会说话,只是趴在他的怀里愣愣地看着他。

“是啊,你睡的太久了,可能都已经忘记我是谁了。”他将我的碎发撩到耳后,略微蹲下一点看着我的眼睛说:“我是约普•明勒,你是塔拉尔,我们两个,是情侣的关系。”

“但是你在五年前睡去了,甚至离开了我。”他将我的头埋进他的胸里,在耳边悄悄对我说“但是没关系,我现在把你找回来了。”

我不懂他的意思,但是在与他两个月的生活下,我渐渐开始学会说话,开始不需要他抱起就能去别的地方,开始有了思想,可以和他交流。

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感情和我自己的感情。

他爱着我,我也一样爱他。

我从实验室里出来以后,就住在了约普的家里,住在那个属于原来的我的房间。

房间里有一张照片,静静地摆在桌子上,照片上的人和我长得是那么相像,甚至我确定那就是我。

但我察觉到了什么。

照片上的人是笑着的,他会笑,但我不行。

机器人是笑不出来的,他们没有那么精密小巧的零件可以控制脸部肌肉的微反应。

也就是说,我不是原来的我。

我的思想告诉我,我其实只是一个按照这个人的样子制作出来的,没有灵魂的躯壳。

“塔拉尔?你在里面干什么呢?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第十年的纪念日哦!”约普敲了敲我的门,我只好将照片悄悄扣过去,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什么约普,我只是在想为什么我们相爱了那么久。”

他微笑着靠近我,像往常一样温柔的回答我:“因为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我应该相信他吗?我想我不应该相信。

他爱的毕竟是那个塔拉尔,我只不过是他的替代品。

“亲爱的,我今天要先去一趟实验室,你等我回来,我们一起共进晚餐。”他起身拿起衣服,我按着输入给我的记忆,把他的衣服披在他的身上。

“好的,等你回来。”我遵编辑好的循程序吻上他的唇,像以前的塔拉尔一样。

他走后,我来到他的卧室。他的床头柜上,有一些诊断书,和一个褪色的戒指。

诊断书上写的是塔拉尔的疾病,上面的诊断结果是癌症。

作为一个机器人,我的数据库当然有为我解释癌症是什么,于是我也理解了为什么我会出现。

我拿起桌子上那个戒指,戒指的内侧刻了塔拉尔的英文,那是属于他的。

我将戒指缓缓戴上手指,那戒指在阳光下闪着光,塔拉尔的手指很细,并且十分白皙。而我就是百分之百参照塔拉尔制作的,这么一看,似乎我就是这个戒指的主人一样。

当然我不能贪恋这么美好的幻想,我要做的只不过是陪伴约普,成为他的塔拉尔,和他在今晚共进晚餐。

可是为什么,在过去那么久以后,约普还没能回来。

我不知为什么有些担心,甚至去了他的实验室寻找他。

然后,我就被关了起来。

被约普亲手关在了那个,制造出我的玻璃隔离里。

“不好意思塔拉尔,我要听一下别人的建议。”约普将手抚上玻璃,就像在摸着我的脸一样。

“他们告诉我,你不是真的塔拉尔,我也认识到了,我们之间的爱情似乎并不是真的。塔拉尔和你有太多不同,因为你只不过是我的试验品。”

“对吧?0863号。”

我有些不知所措,隔着玻璃贴上他的手,想让他留下我。

我知道他爱的只是另一个塔拉尔,但是我爱的是那个塔拉尔的约普。

“对不起,谢谢你给了我和他那么相像的温暖,可是现在要说再见了。”

他按下了终极摧毁的按钮,我知道我即将离开他了。

从脚,到腿渐渐开始分裂,露出机械的内部,以及电线做成的血管和神经。

慢慢的,碎成粉末,在化学试剂的液体被溶解。

我不能存留在他的身边了。

我用着仅剩的意识,抽动着自己的机械,我想给他一个笑容。

“你会笑?”约普很惊讶,他的眼角蓄满了泪水,似乎是想起了过往。

我终于给了他和塔拉尔一摸一样的笑容,现在我要做的,就是等待属于我的死亡。

终于,在我的数据库中,那属于他的最后一个片段也碎成粉末。

从始至终我都是塔拉尔的替代品,我代替了塔拉尔,获得了本来不属于我的爱。

但我在最后一刻,终于是看到了他因为我而紧张的样子。

再见了,谢谢你塔拉尔,让我有着你的样子和名字。

让我能成为你去爱他。


——end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