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口冰工厂

英语非常差,专门写生子文的。



有的时候还会放松地写点黑遍和小段子出来玩的写手傻子宁雪。



哦,简称雪大吊。



主要写写全职和盗笔,沉迷abo,主掌喻黄和其它各种冷cp和特别奇怪的cp。



文梗清奇,脑洞令人窒息……



整个人大概就是个糙老爷们儿了【摊】



今天也沉迷着各种cp呜呜呜梦想是能给自己喜欢的所有cp写生子文还不ooc



我专门趟雷!!!慎入慎入慎入!


非杂食小伙伴谨慎绿我!
周♂叶,周♂黄类cp谨慎绿我!
恶熏生子文小伙伴谨慎绿我!
来看我宁雪激情画画的请………


请绿遍我!!!!^q^(bushi)




别想了,我真的是个写手(画手),真的是写手(画手)。




非生子党/cp党/粮食党/长篇党可以走我小号@宁雪peaceful snow



黄少天是我的。

我最帅,耶比耶比耶。



————————

如三秋兮不是不更了!!


而是我到现在为止


还没有拿到自己的手机ORZ


呵呵,去你妈的老师家长

一邪寂空:

改了张图



我觉得,大多数文手都是热爱写文而进入文圈的
从喜欢开始,或许可以喜欢一辈子
喜欢到后来会成为一种习惯,然后潜移默化的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




写文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不允许任何人侮辱,自己身披铠甲坚定不移地保护着它。我不知道它是谁,是朋友,又或者换个说法,它就是你的本身
我称它为信仰





转载随意


不行了,这种形式的话我要做一个拉票形文手了





救救全职!去他丫阴阳师!

想想也放假了



该更文了

什么,别以为我放假了就能更文



我们学校补课(^_^)

【童话叶24h参文】《胡桃夹子》

『什么昨天晚上三点激情赶稿现在要累死了?』

『什么就我写的最烂没什么看点?』



『不管不管各位看着觉得好就OK』

『虽然是我赶出来的东西质量也不高ORZ』



『OK就这样,我,宁雪,给小心心!』

『我会被打死吗(会的因为你写虐文)』


————————-



 

 

叶修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个奇幻的地方。

 

 

请来个人告诉他,为啥自家的床变得这么大了???

 

 

叶表示震惊,叶修表示惶恐,叶修表示邓布利多五倍速摇头。

 

 

不,这不是年仅15岁的他该来的地方,求求你,放我回去吧。

 

 

叶修看着周围被放大的一切,有点儿被震惊到了。虽说他平时挺调皮的,天不怕地不怕不畏爹打不惧娘骂,但是这种反人类的超常现象,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变得只有一个杯子那么小的叶修四处转悠着,他还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刚刚和叶秋争抢导致坏掉的胡桃夹子。

 

 

那是他最珍惜的东西。

 

 

叶修无奈地撇撇嘴,随后将胡桃夹子断掉的手臂努力抬起,并找来了一小块白布,将它挂在胡桃夹子的脖子上,并努力把坏掉的手架了上去。

 

 

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忙了一头汗的叶修正想席地而坐休息一下,却不知道为什么,胡桃夹子突然发起光来,刺眼的光芒让叶修不禁用一只手微微挡住眼睛,却仍然在手指见间的缝隙中观察着这神奇的一切。

 

 

胡桃夹子突然不住地颤抖起来,甚至神奇地漂浮在了半空中。最后,随着光芒的散去,一个手臂坏掉的孩子沉睡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他和现在的叶修一样小,皮肤十分白皙,长长的睫毛搭在下眼睑上,有些发棕的毛发柔软地披在后颈部,精致的像个娃娃

 

 

——他就是娃娃!

 

 

他和刚才的胡桃夹子长的一模一样嘛!除了之前那大大的嘴巴变成了薄而红的嘴唇,其他的根本没有一点变化。

 

 

“什么玩意儿……”叶修呆在原地,对于刚刚一系列的变化,他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可是不等叶修清醒,胡桃夹子好看的眼睛已经睁开,现在正滴溜溜地盯着他。

 

 

“嗨!” 少年挥了挥手,报以叶修一个好看的微笑。

 

 

叶修也僵硬地挥了挥手,两只眼珠不停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人,嘴更是不停地翕动着,一点话都讲不出。

 

 

“喂喂,不用这么激动吧?”少年掩嘴笑着,似乎是在嘲笑他的反应,“我是苏沐秋,就刚才那个胡桃夹子。”

 

 

“啊——好困啊,”苏沐秋边打着哈切边说,“谢谢你把我的手给安装回去啊,没想到你年龄这么小,安装东西还挺能耐。”

 

 

“嘿,你这什么意思?好心帮你接回去还这么个态度……”叶修小小的“切”了一声,甚至后面还隐约又加上了一句小白眼儿狼。

 

 

“嗯…怼人也挺能耐的。”苏沐秋边说边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随后又拍了一下叶修的肩膀,“你怎么也变这么小了?”

 

 

“我也想知道我为啥变这么小了!”叶修拍掉苏沐秋的手,“难道不是你干的吗?”

 

 

“放屁,我没这个能力好吗?”苏沐秋翻了个白眼,随后又一屁股坐在地上。

 

 

“对了,你怎么活了?”叶修看到苏沐秋坐在地上后也一屁股下去,两人就这样面对面交谈了起来。

 

 

“难道不是你干的吗?”苏沐秋的双眼充满了与刚才的叶修同样的疑惑。

 

 

“好……好像还真是我干的。”叶修回想起刚才无法解释的场景后不禁心虚。

 

 

“行吧……”苏沐秋叹了口气,一副无奈的样子。

 

 

两个人静静地坐着,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谁都没有下一个动作。

 

 

面对这种情况,叶修决定先一步打破寂静——

 

 

“我说,你能不能把我变回去?”

 

 

苏沐秋摇摇头,回答:“这个真不能。”

 

 

叶修叹了口气,刚才本来闪过一丝光芒的双眼又忽的暗淡下去,恢复了如以往般有些颓废的模样。

 

 

既然不能变回去,人生还有什么理想。

 

 

宛若一条咸鱼。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嘛。”

 

 

苏沐秋的声音打断了叶修想要继续怠惰下去的行为,并且成功吸引了叶修的注意力,而且还是视线完全不离开苏沐秋的那种注意。

 

 

“啊…不过你得和我回一趟我们那个地方。”苏沐秋挠了挠脑袋说到。

 

 

“你们那个地方?什么叫你们那个地方?”

 

 

“就是……胡桃夹子的世界啊。”苏沐秋回答。

 

 

胡桃夹子的世界,就是所谓从装胡桃夹子的盒子里跳进去后的世界。

 

 

据说那个地方美好又繁华,人们都生活的很幸福,每个人都洋溢着笑容。

 

 

房子是以姜饼为原料做成,道路铺满了巧克力熔岩,云朵以棉花糖而成型,树叶和花朵都是水晶糖,河流是红茶,当有奶油雪花落进湖水中,还会慢慢在水中融开。

 

 

那是个不能再神奇的地方,似乎其中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故事书中的一般梦幻。

 

 

虽然在叶修凝望着那个用来装苏沐秋的木盒子底部的时候,他对以上苏沐秋所描述的全部美好场景都产生了怀疑。

 

 

“真的是从这里跳进去吗?”叶修指了指坚硬的盒底。

 

 

“哎呀磨磨唧唧的哪儿那么多废话?”苏沐秋将一只脚迈进盒子里,随后又扭头看向叶修,“你走不走,不走我自己回去了哦。”

 

 

叶修空咽了一下,随后决定将自己的两只脚都放进盒子里。

 

 

“对了,有件事,我得先和你说好。”苏沐秋突然严肃起来,刚刚嬉戏打闹的模样也一扫而光。

 

 

“如果我们在路上碰到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了,你会心甘情愿的和我永远地被关在同一个盒子里吗?”

 

 

“为什么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情?”叶修皱紧眉头反问。

 

 

“总之你回答我就是了!”

 

 

叶修叹了口气,又一屁股坐在盒子的边上。

 

 

“喂,你是叫苏沐秋来着吧?既然是我帮了你,你还要受我委托来帮我恢复原状,那么你保护我们的安全,不是应该的吗?”叶修带着浅浅笑容,虽然这个笑容出现在叶修脸上让苏沐秋看起来很是别扭。

 

 

“行,算是我的责任。”苏沐秋低下头笑笑,随后也将另一只脚踏进木盒。

 

 

两个人拉住手,紧紧地闭上眼睛,在木盒封闭上的黑暗中沉睡着。

 

 

不知何时,不知什么原因,两人就这样陷入了盒底,随后再睁开眼时,即是两人拉着手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的场景。

 

 

“我们……到了?”叶修歪头问。

 

 

“我们到了。”苏沐秋随口答道。

 

 

凝固的巧克力熔岩铺成一条条道路,周边的景色都是糖果制成,甚至还有一个小孩子摘下一片叶子后直接塞入了嘴中。

 

 

“你还真没胡说啊。”叶修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禁被惊艳到了。

 

 

“那当然,我从来不瞎说话。”

 

 

苏沐秋拉着叶修,走上人来人往的道路。

 

 

周围的气氛热闹又和谐,但是快步向前走的苏沐秋却完全没有对这里放心的意思,甚至他的神情越发变得警惕起来。

 

 

“叶修,待会如果有人发现你了,你就跑。”苏沐秋突然停下,随后一个转身将还没有站稳的叶修埋在肩膀旁,并在他耳边轻轻说着。

 

 

叶修看着四周,明明美好依旧,怎么苏沐秋这么紧张。

 

 

“咦?是苏沐秋啊,这位是谁啊。”旁边一个声音传来,这让叶修的目光被吸引过去,但不知为何,叶修在下一秒被苏沐秋推开了。

 

 

“跑,叶修,快跑。”苏沐秋喊着。

 

 

突然,叶修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扭曲了起来,本来还是融洽的气氛,就在顷刻一瞬间变成了幻影。

 

 

周围的人突然都变成一只又一只的老鼠,个个都虎视眈眈地怒视着他们,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两人吞入腹中作点心。

 

 

“啧。”苏沐秋将坏掉的手向上提了提,随后另一只手又握住腰旁的抢,随时都准备进入战斗。

 

 

被苏沐秋推开的叶修靠在一个小摊旁边,他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刚刚那些漂亮的建筑都突然变得破旧无比。

 

 

叶修随手摘下一片花瓣,想含在口中缓解自己的紧张感,但却只感受到了一股浓厚的苦涩。

 

 

周围聚过来的老鼠似乎越来越多了眼看着苏沐秋就要被紧紧地包围在中间,而一旁的叶修却在圈外,束手无策。

 

 

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叶修抓起小贩旁的一把伞,随后用尽了力气向着老鼠堆砸去。

 

 

呼的一下,老鼠们突然散开,随后却又不再畏惧,而是更加激烈得涌上去,将叶修和苏沐秋一起关在了里围。

 

 

“怎么办。”叶修微微靠向苏沐秋问道。

 

 

“不能怎么办了。”苏沐秋掏出枪,扣下扳机的瞬间,血液横飞。

 

 

“一起上吧。”苏沐秋说。

 

 

叶修握紧了手中的伞柄,随后冲上前,将一只只老鼠抡开,甚至击飞,而苏沐秋则负责精准地将子弹射入老鼠的身体中。

 

 

吱吱的叫声充满了绝望,周围的尸体也堆埋成丘,两人的身影却如掠影一般,行云流水,毫无拖沓,默契的就像先前计划好过一样。

 

 

不知什么时候,巧克力熔岩的道路被血染成河,周围的一切都纷飞成了烟灰,只有叶修和苏沐秋,坐在充满污秽的地面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才……刚才我们到底经历了什么啊。”叶修闭着眼睛,靠着苏沐秋的后背喘息。

 

 

“没事……常有的……就是到错了地方而已。”苏沐秋舔了舔干瘪的嘴唇,又笑着对叶修说,“你蛮厉害的嘛,要不是你在这儿,我估计今天这次传越错误就会成为我永远沉睡在盒子里的直接原因。”

 

 

叶修只是咧开嘴一笑,没做什么回答。

 

 

“那我们,怎么去你那个地方。”

 

 

“再等等,睡一会吧,睡一会就到了。”

 

 

叶修微微点点头,靠着苏沐秋后背睡着了。

 

 

苏沐秋握住叶修的手,沉默不语。

 

 

就算在美丽之前是万丈深渊,作为胡桃夹子,我也会守护着——

 

 

守护着珍惜我的那个人。

 

 

 

 

 

叶修再睁开眼睛后,看到的是全身是血的苏沐秋。

 

 

他笑着看向自己,白色的眼球中布满了血丝。

 

 

“这是,你说的那个地方吗?”叶修看向四周。周围用宝石点缀、以姜饼为原型的民居整齐排列着;不断落下的树叶被孩子们接住,随后欢天喜地地收集起来,想在以后的生活中分享出来;人们融洽自然地谈吐着,周围朗朗的笑声不断,一切都温馨无比。

 

 

这就是相比表面的美丽更加美好的幸福。

 

 

“我们到了?”叶修盯着苏沐秋的眼睛问道。

 

 

“我们到了。”苏沐秋笑的温柔。

 

 

苏沐秋将叶修从地上拉起来,随后带着他向路上走去。

 

 

一路上,所有的人看到他们都有礼貌地打着招呼,还有一些小孩子围上来将自己找到的很棒的植物糖果分享给他们。

 

 

那气氛亲如一家人,就连叶修都有点不好意思这种亲切的嘘寒问暖了。

 

 

但令人奇怪的是,不管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是残疾着的。

 

 

就连一旁的苏沐秋也是这样。

 

 

“为什么你们都……”叶修指了指周围的人,又指了指苏沐秋的手臂。

 

 

“嗯,对啊,我们都是很精致优秀的胡桃夹子,但是都有瑕疵。”苏沐秋不以为然地笑笑。

 

 

“再美好的东西也会有着瑕疵不是吗?”

 

 

叶修哽住,似乎有什么话在口中吊着,却也说不出口。

 

 

苏沐秋身上深深浅浅的伤口很多,相比其他人,他这个胡桃夹子好像瑕疵更多一些。

 

 

但是苏沐秋没有说什么,叶修也不想追问。

 

 

当务之急是回去,回到本来应该属于他的地方。

 

 

那个可以允许有内在瑕疵,却不允许有外在瑕疵的世界。

 

 

苏沐秋带着叶修来到一个城堡前,那城堡用琉璃搭成,在阳光的照耀下璀璨生辉,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似乎都是流光溢彩的。

 

 

叶修随着苏沐秋踏进城堡的大门,在他们进入的那一刻后,大门应声而闭。

 

 

城堡里竟然什么都没有,那华美的外表似乎只是一个空壳的摆设,而里面则只是冰冷的大堂。

 

 

“叶修”这次是苏沐秋首先打破了寂静。

 

 

“作为你的胡桃夹子,我已经安全地将你送到了目的地,现在,该是分别的时候了。”苏沐秋拉住叶修的手,随后一阵光芒从地面而起,整个城堡被风光映照的很亮很亮。

 

 

“叶修,我们两个得一起离开,但是……”

 

 

叶修听不清苏沐秋的话,只能看到他的嘴唇在上下开合,而周围的光芒渐渐将两人包围,旁边的景物也变得模糊不清。

 

 

“叶修,走吧,一起回去了。”

 

 

苏沐秋说完后,光芒就彻底笼罩了两人。刺眼的光线让叶修不得不闭上眼睛,而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收入视线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叶修跳下了床,并仔细地将周围观察了一番。

 

 

回来了啊,是回来了,而且变成正常的大小了。

 

 

啊……等等,多谢苏沐秋了,要好好谢谢他,他不是说和我一起回来了吗……怎么见不着人了…?

 

 

叶修寻觅着四周,最后在书桌上发现了那个带着他们去到另一个世界的木盒子。

 

 

叶修兴奋地跑过去,随后激动地将木盒打开。

 

 

“叶修。”

 

 

“叶修,我们两个得一起离开,但是很抱歉,我必须代替我们在盒子中沉睡。”

 

 

“不过不要紧,即使我永远的睡去,我也是在你心中珍贵的那个胡桃夹子不是吗?”

 

 

“叶修,走吧,一起回去了。”

 

 

一起回来了啊。

 

 

叶修看着盒子中支离破碎的、不能再次拼接上的胡桃夹子,脑中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没关系,纵使你永远沉睡,纵使你支离破碎。

 

 

你也依旧是在我心中,一直守护着我的,最珍贵无瑕的那个胡桃夹子。

 

 

 

——end

 


童话叶活动

昨天为了大家把稿子赶出来写的焦头烂额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希望大家能喜欢吧,一考完试回来工作量就这么大还真有点受不了wxz



这儿胡桃夹子,嗯我还是你们熟知的雪大吊

来口冰珍奶:

(各位我把我的更新压在这了,你们想看系列的务必再等等嗷…………我是真会勤奋的)
这是一个不太正常的童话故事,小红帽怎样才能逃离大灰狼死亡的无尽悲伤,这个故事在叶修的手里,又会发生怎样曲折的改变……


残花伴醉人:



狼吃羊结果被羊吃,这中间发生了怎么样的故事?


陪伴小红帽的大灰狼,被猎人杀掉,又会发生什么?


小时候长相与其他鸭子不同的“天鹅”不再像以往故事那样,自己独自经受磨难中间又有什么故事 ?


十二点的钟声响起,玫瑰花一片一片的凋落,王子渐渐的没了呼吸,美人是否能及时赶回来?


…………


所有的一切都在七月七号,等待揭晓


(为什么有种诱拐小朋友的骗子一样?)


以下,是参加活动的太太!!


1h: @符芽杍        穿靴子的猫/画


2h: @风扬枫落叶不落 豌豆公主/文


3h: @来口冰工厂     胡桃夹子/文


4h:@倾弦                        金鸟/文


5h: @远望待君归     森林公主/文


6h: @大肥花兔子     狼和七只小羊/文


7h: @绯欢           夜莺/文


8h: @栉木           黑化睡美人/文


9h: @山有木兮       十二兄弟/文


10h: @来口冰珍奶     小红帽/文


11h: @业又           豌豆公主/画


12h: @耳东远         卖火柴的小修修/文


13h: @正版菱歌泛夜   皇帝的新装/文


14h: @酷哥十方埋伏    天鹅湖/文


15h: @昼夜生花        丑小鸭/文


16h: @九曲银河        海的女儿/文


17h: @木一421         拇指姑娘/文


18h: @凰北夜           野天鹅/文


19h: @喵喵颜           兔子与新娘/文


20h: @一腔野           青蛙王子/文


21h: @北迢             猫与蝴蝶/文


22h: @残花伴醉人       美人韩与野兽叶/文


23h: @折花入酒          保密哦/文


24h: @秦秦秦            莴苣姑娘/文




考完试了



你们懂得接下来我会做什么的ヽ(・ω・ゞ)

如三秋兮〔伞修abo生子〕16

惊了我今天才想起来转载!!!!!




好了接下来我停更一次!!


然后我就要放暑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拦着我就算我没考好我也要放飞梦想超越自我让我先浪几天!!!!

一叶落秋意:

   
失踪人口回归
@来口冰工厂
回来的感觉真好
这章有点水……
不过好歹叶秋是有个去处了,虽然那个去处有点……不太安全



    叶秋凌乱了,叶秋站在杭州一月的寒风中,彻底凌乱了


    在他跑出医院十分钟后,叶秋终于想起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他那个混账哥哥不光扒了他的衣服,还把说他的钱,身份证,手机,甚至房卡全部拿走了


     叶秋的嘴唇无声的翕动着,问候着叶修他祖宗


     已经完全忘了叶修的祖宗也是他的祖宗的这个事实了


   “靠,冻死了……”叶秋跺了跺脚,裹紧了身上仅有的单薄的外套


      要是他身上能有个十块钱,他都能去网吧凑合一会……


      可问题是他身上一毛钱都找不出来…………


    “嘶……好冷啊……” 叶秋缩着脖子,站在原地蹦了蹦,想让自己暖和一点


    “叶秋?”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叶秋身后叫住了他


      正在职业扮演跳跳虎的叶秋身形一顿,扭头寻着声音看了过来


      一张脸呈现在他面前


      那不是一张能够用言语来形容的脸


      那可以说是


     极恶穷凶
     穷极凶恶
     穷凶极暴
     穷凶极恶
     穷凶极虐
     凶残成性
     凶神恶煞


    反正就是超凶 !


    叶秋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平时装钱的地方,开始无比庆幸自己没带钱包


  “叶秋你站在这干什么?” 那人黑着脸,很凶的问


  “我没干什么呀!我就是站在这吹会儿凉风……” 叶秋已经快被吓哭了


     这个人给他的这个fell,怎么就这么像他老爸呢


   “你还不去训练?明天比赛。” 韩文清皱着眉头盯着叶秋


   “训什么训啊……” 叶秋好像有点明白这人是谁了


   “你看不起霸图?” 韩文清的脸瞬间拉了下来,眼神犀利


   “不敢不敢不敢……” 叶秋腿一软,差点没给他跪下来









    “叶修哥,吃饭。” 苏沐橙端着粥,站在客厅对着卫生间喊了一声


    “来了。” 叶修赶紧应了一声,转身抽了几张纸垫在下面,免得一会如果再流血蹭在椅子上,吓着沐橙


      苏沐橙把土豆丝也放上桌,拉开两个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麻辣土豆丝?” 叶修晃过来,看了一眼菜,有些惊讶的看向苏沐橙


    “你不是很讨厌吃这个吗?觉着又辣又酸又呛。”


    “就是最近突然觉得挺好吃的。” 苏沐秋冲着叶修笑了笑,眼里似是含着泪珠


    “巧了,我最近也觉得挺好吃的。”叶修淡淡的笑着,拉开了椅子


      这道菜,苏沐秋很喜欢吃


      每次他炒了这道菜,苏沐橙就会嫌弃的拨开在一边,叶修给面子的话会夹两口。在一般情况下,这个菜,都是苏沐秋独自吃完的


      时间久了,苏沐秋也就不再炒这个菜了


      叶修还记得,他刚到苏沐秋家的时候,苏沐秋做着饭,看见叶修进来看他,笑眯眯的指着已经炒好的三盘菜中的其中一盘:“这个菜你一会儿尝尝。”


    “不就炒土豆丝吗?” 叶修不解的凑过去看了一眼


    “你可不要小看它!” 苏沐秋眼睛一瞪,用锅铲指着那道菜:“我第一次吃到它的时候,只有一种感觉。”


    “我终于找到我的人生之菜了!”


     苏沐橙是典型的杭州口味,喜甜,不喜咸和辣,比较喜欢清淡的小菜


     川菜对于她来说,那可谓是避如蛇蝎


     可她现在,一口菜,喝好几口粥,菜是辣的,粥是热的


     辣菜,配着热粥,叶修不知道她是怎么面不改色的吃下去的


   “沐橙,你慢点吃。” 叶修忍不住的,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脊梁


     苏沐橙抬起头,因为太辣,她的小脸被激的通红,鼻尖也冒着汗珠


   “你怎么不吃啊叶修哥?”


   “你别这样吃了,不适合自己的东西不要太勉强。” 叶修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没事。” 苏沐橙笑着摇摇头


   “多吃几次就习惯了。”


   “你这样对胃也不好啊。” 叶修劝说着


   “那叶修哥你呢?” 苏沐橙突然没头没脑来了一句


   “啊?” 叶修被问的愣了一下


   “你为什么要留下哥哥的孩子呢?”苏沐橙的眼睛里开始蓄了泪水


   “难道你不也是执念吗?” 苏沐橙的声音压的极低


   “我知道这对你的身体影响很大很大,我知道我应该像你的父母一样劝你把孩子流掉。” 泪水留下,滴在了地上


   “可是我是真的很自私啊……”苏沐橙把脸埋的很低,叶修看不见她的表情


   “我对你表现着对新生命的喜悦,但其实我也很纠结啊……”


   “我知道你刚才是肚子疼,我也知道以后你会更辛苦,甚至有可能对你的身体造成不可磨灭的损伤。”


      叶修看着苏沐橙泣不成声,心下是一片悲哀


      沐秋,你的小姑娘长大了


      她终于不是在你保护下,那个洁白娇弱的花苞了


      花苞离开了温室,经历了风吹雨打,终于是开出了花


      可你能看见吗?